&mdash
更新时间:2018-03-23 22:58 发布者:admin

唐双宁:明天又是早早醒来不能入睡,筹备加入中共中心上午在国民大礼堂举办的纪念周思来同道诞辰120周年事念运动,又不由想起12年前自己写的这首诗。“料得年年断肠日,定是岁岁一月八”.....

2006年一月八日凌晨,我至今仍不明白哪来的那种激动,写下这首长诗;2008年三月,在留念周恩来生日110周年年夜型文艺晚会上,有名播音艺术家、昔时播诵周总理逝世讣告和悼词的方明教师,现场朗读了这首长诗;我,在着名掌管人翟弦和教师的激励下,第一次以“艺术家”的身份,登台向数千泪如泉涌的不雅众,倾吐……被数次掌声打断......晚会停止后,又休会了一次被追星合影签名的感到,此中一个小女孩子说,我不信任任何主义,但为你激动,相信周总理....至今回想起来,仍然心绪难平……感激客岁一月六日《光亮日报》重登了这首诗.....

谨以此诗纪念周总理诞辰120周年....(发明这首诗已被普遍转载,很多已是100000+,40多年后的明天,能为?怀周总理献上本人的一片初心并能惹起共识而快慰。)

现重发原诗,以飨读者,共悼逝者。

周总理去世三十周年祭──唐双宁2006年1月8日晨跟泪而作

料得年年断肠日,定是岁岁一月八。

本日人人肠更断,总理一去三十年。

今日断肠更销魂,三十年来不归人。

三十年来挥不去,唯有总理长相忆。

长忆总理在身前,三十年来未曾眠。

长忆神州十亿心,十亿人心谁最亲?

十亿人心忆总理,长忆绵绵谁堪比?

十亿人心忆恩来,长忆悠悠悲满怀。

最忆当年痛掉声,神魂无主大厦倾。

最忆当年乐低回,神州无人不泪垂。

最忆十里长安街,真钱游戏,长街作证花如雪。

最忆当年天安门,宫门广场悲歌吟。

三十年来问青山,告我周公在哪边?

领土九百六十万,周公骨灰都不见。

三十年来问大地,谁说总理无儿女?

十亿人平易近十亿心,都是总理好儿孙。

三十年来问大海,总理胸怀有多深?

总理胸襟海样深,多少冤屈暗自吞。

三十年来问高天,世上何者盖昆仑?

总理肝胆高入云,昆仑也要让巨人。

三十年后遍金银,总理死后无分文。

三十年后锦罗缎,总理旧衣谁来换?

二十七年好总理,富贵荣华不见你。

二十七年西花厅,西厅灯火代代明。

七十八年寿几多,寿命自有人心晓。

七十八年寿比山,青山此时亦无言。

青山另有崩塌时,君逝犹生千万年。

万年万物皆可迷,唯有人心不成欺。

人心自有人心力,欺人心者终被弃。

十亿人心一杆秤,唯有人格最可称。

十亿人心称有无,总理英灵天地留。

六合沧桑皆灰尘,世上何人称不朽?

不朽二字是精神,独把不朽留与君。

黄河长江有尽时,总理精力无限尽。

泰岱华岳松不老,总理精神华夏根。

三忆总理杯高举,真钱游戏,杯倾都做泪如雨。

三忆总理泪长流,流到天边无止境。

三哭总理肝肠断,夜半茫茫都不见。

三哭总理已无泪,夜半单独向天跪。

夜半三哭周总理,双宁长跪不敢起。

长跪长将心自扪,唯将此心对天陈。

长跪长哭不克不及语,对天唯念好总理。

苍天可知我心恸?夜夜枕上相迎送。

苍天可知我心悲?寒衾伴我梦里追。

苍天可曾知我心?我心耿耿对星云。

苍天可曾知我意?我对孤灯长相泣。

哭问苍天意若何?我替君逝世伟人活。

君活我死终无憾,吾侪了结此宿愿。

君不能活我亦去,君不能活我不还。

与君一起上九天,与君九天月里眠。

九天同眠年复年,年年与君长相伴。

年年与君长相伴,相伴直到九天九地都不见,

相伴直到九天九地都不见……

(作者:唐双宁——全国人大农业与乡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光大团体党委书记、董事长,中国中共文献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中共党史人物研讨会副会长,中国金融文联声誉主席。)